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 > 农业 > 正文

坚守善良,男童医院补牙猝死

时间:2019-09-03 17:47来源:农业
11月15日讯34岁的陈静躺在云南昆明一家医院的急救室里时,在手机上读了一篇文章。 3岁男童鹏鹏在顺义区北京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口腔科治疗过程中猝死,事后第八天医院出具死亡证明

11月15日讯 34岁的陈静躺在云南昆明一家医院的急救室里时,在手机上读了一篇文章。

3 岁男童鹏鹏在顺义区北京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口腔科治疗过程中猝死,事后第八天医院出具死亡证明,称鹏鹏是心脏骤停,但死亡原因不明。鹏鹏父母将医院诉至法院,要求医院承担医疗损害赔偿责任并赔礼道歉。昨天下午,该案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因尸检结果尚未得出,此案未当庭宣判。

图片 1
  当幸福的脚步一停下来,你就发现了生活的残酷,原来梦的美丽在九霄云外。当幸福被昨天的风吹乱,灿烂也被昨天的雨淋湿。灿烂和幸福就如此弱不经风,经不起岁月的滴水穿石。
  死神就恭候在急救室外,在医院的上空游走。刚刚在车祸中失去丈夫的痛还没有醒过来,公公又进入弥留之际。圆圆自己,还有丈夫的大哥和三个姐姐,围在急救室门口。护士风风火火从急救室跑出来:“谁是军民?”
  军民是圆圆的丈夫,圆圆说:“是我的丈夫,他?”
  “老人快不行了,嚷着要见他,什么时候了,他怎么那么忙?”
  一家人一拥而入,老人躺在急救室的病床上,发出微弱声音:“军民,军民……”
  军民是老人家的骄傲,也是一家人的骄傲,是整个村庄的勋章。他是村里第一个从考卷上拨出泥腿儿的大学生,也是村里最优秀最善解人意的孩子。武大一毕业,就业于建设银行。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出类拔萃的业务水平,刚刚步入而立之年,荣升为地级市的行长,前途可谓无量。福兮祸所伏,有时这是一个不承认也得承认的真理。军民在一次出差的路上,就在上帝开小差的一刹那,一场车祸不期上演,军民成了人们永远的记忆,人生的灿烂就如此飘落。母亲早逝,父亲在风风雨雨里支撑着这个家,用不容易来总结老人家的一生的确太轻闪。苦,老人早已不放在心里了,被他由衷的自豪感淹没了,因为有份引以为荣的家庭作业,军民的成功,给予老人一生的骄傲与慰藉。人只是靠着信念活着的,一旦失去信念,生命也就此陨落。军民倒下去了,老人的家庭作业就被撕毁了,他也就此倒下。所以,一家人不敢把军民的死讯告诉年迈的老父亲,军民是老人活着的勇气、力量。
  老人一个劲地喊军民,一家人像小孩似的束手无策。
  圆圆急匆匆跑出急救室,在门口拨动了自己同学的电话:“孟非,你代军民给我父亲打个电话吧,老人快不行了……”
  圆圆急匆匆赶回急救室,拨通了电话,然后把手机小心放在老人的耳旁,按了一下免提。
  老人慢慢睁开浑浊的眼,急救室寂静无声,安静得可怕。电话那头接通的声音在急救室上空焦虑的回响,时间仿佛一刹间就凝固了。一秒、两秒……电话终于接通,对方还是沉默不语。“你说话呀,军民!”圆圆哽咽了,几乎哭出声来:“军民,军民……”
  “爸爸,”对方终于下了决心,“爸爸,我在回家的路上,在高速路上,您一定要等我回来呀,您一定会等我的,我一路上不挂机,和您叨叨……”
  老人浑浊的眼神忽地清亮了许多,老人一把抓住耳旁的手机,像抓着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家的眼泪在无声地轻弹。电话那头叨念的声音不绝传来,老人灿烂一笑,他把那灿烂的笑容永久保留下来了,定格于永恒的时空里了。
  “爸爸,爸爸,您说话呀……”对方几乎哭出声来。老人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松开,手机里传来了凄厉的哭声……
  “啪——”手机从老人的手中滑落,一个梦被无情的地面碰得支离破碎。
  老人带着笑容安静地走了,带走了永恒的灿烂!

我爷爷又吐血了,怕是快不行了,妈妈让我赶紧回家。

标题带着一点调侃一点控诉,《老娘我做错了什么,要陪孩子写作业》。她觉得“太符合”自己的心境了。

事件回放

天天担忧的对晨晨说着,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一一正带着儿子晨晨和他的同学天天在公园里游玩,听到消息便赶紧送天天回家。

她拔下针管,在文后留言:“我此刻光荣地躺在急救室急救,病因是脑出血,我深刻怀疑就是教孩子写作业弄的,请不要再让我陪他写作业。”

男童补牙时被抱走急救

路上,一一问天天他爷爷是什么病?是不是在市医院住院?在哪个科室几号病房?但是孩子也说不清楚,只好跟天天说自己今天晚上也在医院值班,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的爸爸妈妈打电话联系,还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天天。

图片 2

前天,记者见到了鹏鹏的父母,夫妻俩尚未走出丧子之痛的阴影,两人精神恍惚。谈起那天的遭遇,鹏鹏的妈妈邢女士多次哽咽。

孩子几次要在半路下车,但是本着对孩子负责的态度,一还是跟着他走到楼下,看到他走进了单元门。

今年 10 月 9 日,邢女士带鹏鹏到北京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口腔科看牙。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鹏鹏牙龈化脓,需要在牙龈处割个口,把脓挤出来。一周后,鹏鹏到医院换药,医生表示脓已经排出。邢女士说,因鹏鹏的槽牙上有两个窟窿,10 月 23 日上午 9 点左右,她再次带孩子到该医院补牙。孩子与前两次一样,哭闹不止,拽着她的手不愿进治疗室。妈妈想陪孩子进治疗室,遭到医生拒绝。

然后马上赶到医院接晚班,接班后就到消化内科查找天天的爷爷,结果一问,大家都知道急救室有个一床告病危消化道大出血的老人家,刚刚又一次大出血,吐了好多血,经过输血和用药抢救,现在暂时止住了,正在这时一一看到天天的妈妈从急救室里面走出来,于是两人一起走进了急救室。

邢女士称,5 分钟后,她听到鹏鹏大声喊叫「阿姨,快放开我」。她出于担心便冲进了室内,看到孩子被四五名护士按着胳膊和腿,医生又将她推出门外。

刚走向急救室,一股血腥味就扑鼻而来,夹杂着消毒液的味道,那样遥远又熟悉的感觉也扑面而来……天天的爷爷脸色蜡黄,虚弱的躺在亲人的簇拥中,身上插满了各种导管,同时几组液体和红细胞在输入,氧气通过湿化瓶咕噜咕噜的往外冒,心电监护忙忙碌碌的闪烁不停,置身在这熟悉的场景中,一一的心里百感交集,但眼下首先要安抚一下天天的亲人们:他的爷爷刚刚吐了好多血,而且这是近几天来的第三次大出血了!

「又过了 5 分钟,孩子大叫『妈妈,我怕』,这句话竟成了鹏鹏遗言。」邢女士回忆,她再次冲进屋内但仍被赶出。此后便再没有孩子的声音传出。几分钟后,旁边一名家长说看见医生抱着一个男孩从后门跑出去了。邢女士赶紧推开治疗室的门,已不见孩子的踪影。

一一记得以前亲眼看到过消化道大出血的患者吐血的场景,暗红色的血不停的从口鼻喷涌而出,触目惊心,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可能一下子就止住,只能用止血的药,等它产生效果,那都是好长时间以后的事情了。

邢女士说,在她多次追问下才得知,孩子被送进急救室抢救。邢女士跑到急救室,医生告知「孩子活的希望不大,正在抢救」,邢女士当时就瘫倒在急救室门口哭喊。11 点 10 分,医生告知邢女士,孩子已离世。

作为亲人看到这种场景更是揪心,他们除了指望医生抢救完全是束手无策,现在虽然止住了血,但医生肯定已经告诉了他们不良的预后,一家人都神情凝重的盯着老人满是皱纹的脸。

昨天中午,记者跟随鹏鹏父母来到首儿李桥儿童医院。在口腔科治疗室外,记者看到有两个门,距离在 10 米左右。邢女士用手指着其中一个门告诉记者,看病那天,患者都从这个门进出,后门是关闭的,「我当时坐在正门旁的凳子上等待,是旁边的家长告诉我医生抱着孩子从后门跑出去了」。

当记者问及涉事的口腔科医生时,一名医生表示,「他请假了,已经有两个月没见过了」。

医院说不清死亡原因

邢女士一家是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人,鹏鹏还有两个姐姐。两年前,邢女士带着鹏鹏从老家来北京打工,事发前是一名保洁员。鹏鹏的爸爸孙先生近 20 年来一直在北京各大工地干活。

事发当天,孙先生正在老家收割玉米。孙先生称,11 点多他接到妻子的电话,妻子有些慌张地告诉他,鹏鹏脑袋里长了个东西需要住院,希望他赶回北京。几分钟后,妻子再次打来电话,大哭说第一次是骗人的,其实孩子在看牙中去世了。孙先生急忙联系村里的亲戚朋友,开车赶到北京。当天下午两点多,孙先生一行人来到医院,见到了躺在急救室病床上的孩子。

邢女士称,她进入急救室时,孩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身体冰凉,「我问了所有的护士和医生,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没有人告诉我死亡的原因」。邢女士说,她一直守候在病床前一夜,夜间,护士过来几次给鹏鹏换冰块。第二天的下午 3 点,鹏鹏被送到顺义区殡仪馆。

前天上午,孙先生告诉记者,孩子去世后第八天,医院开出了死亡证明,死亡原因一栏写着「心脏骤停」,「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心脏骤停,医院一直没给出回应」。

庭审现场

涉事主治医生未出庭

昨天下午两点,该案在顺义法院 14 法庭公开审理,鹏鹏的父母均出庭。庭审中,邢女士仍不时失声痛哭。

李桥儿童医院医务处主任及代理人出庭,因涉案的主治医生没有到场,邢女士情绪激动地质问对方「3 次给鹏鹏看病的主治医生为什么不出庭?我想让他亲口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鹏鹏父母的代理人认为,鹏鹏在医院补牙时死亡,医院诊疗行为存在重大过错。此外,医院发现幼儿呼吸停止后没有第一时间送急救室抢救,而是在没有抢救设备的口腔科治疗室处理,由不具备抢救经验的口腔科医生抢救十多分钟,导致丧失最佳抢救时间。

李桥儿童医院表示,孩子在医院的死亡是事实,院方对家属的遭遇深表同情和惋惜。事发后,医院及时报警,向主管机关通报。孩子突然死亡是意外事故,「家属一开始不愿意做尸检,所以死亡原因还不清楚,如果检验后确定是医院责任,医院愿意承担赔偿责任」。

该案休庭等尸检结果

对于当初为何不愿意为孩子做尸检,邢女士称,「医院没有告诉死亡原因,到底应该在孩子哪个部位动刀子呢?孩子已经躺在殡仪馆两个月了,没有办法了,只能通过委屈孩子身体得到死因了」。12 月 4 日,鹏鹏家属同意尸检并提交了申请书,但尚未进行尸检。

庭后,主审法官朱建娜表示,院方表示不知道死因,只能通过尸检确认死因,「但尸检的最佳时间应在 48 个小时内,孩子现死亡两个月了,已经错过了最佳时间」。朱建娜称,只有尸检结果出来后,才能进行医疗过错鉴定。

「我们起诉医院不是为了要赔偿,再多的钱也换不回我的儿子。」邢女士对记者说,「我只想知道,孩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医院不给死亡原因,只有通过尸检了。我现在很后悔带他去看牙,要不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由于尸检结果尚未得出,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家属质疑

医生为何没有及时告知家属孩子病情?

邢女士说,事发时她坐在口腔科治疗室门口等待,10 多分钟内,孩子由哭闹变为安静,当时以为是孩子打了麻药才安静下来。当听到旁边人说「有医生抱着孩子从后门跑出去了」后,仍没有任何人告知发生的情况。

「如果不是我推门进去,根本没有人告诉我孩子已经被抱走了。」邢女士告诉记者,医院没有人告诉她孩子已经病危,她连孩子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是她再三追问,护士才告诉她孩子被送到急救室了。

孩子死后面色发青是否曾遭粗暴治疗?

邢女士称,孩子没有任何疾病,治疗中孩子哭闹,口腔科医护人员按着孩子,孩子突然呼吸停止,病历本写有吸痰等情况,因此家属怀疑是医生粗暴治疗中掉入口腔的器物或呕吐物被孩子误吸造成窒息,进而导致心跳停止死亡。

此外,邢女士还称,孩子进入急救室一个小时后,医生告知已经死亡。她走进急救室,看到孩子躺在病床上,脸部及耳朵均为青色,手指甲内也是紫色的,因此怀疑孩子是被憋死的。

编辑:农业 本文来源:坚守善良,男童医院补牙猝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