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 > 农业 > 正文

敲开群众幸福门,让老百姓的日子好起来

时间:2019-09-29 20:19来源:农业
在云南省西北部,迪庆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叶枝镇境内,有一处建造在山腰上的原始传统村落——同乐村,险峻的地形使得这里交通极不便利,山间开凿的崎岖小路是进入村里唯一的途

在云南省西北部,迪庆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叶枝镇境内,有一处建造在山腰上的原始传统村落——同乐村,险峻的地形使得这里交通极不便利,山间开凿的崎岖小路是进入村里唯一的途径。生产生活所需的物资,大部分要靠人背马驮,停水停电更是常有的事情。甚至一年到头辛辛苦苦种下的粮食,也有可能因为赶上旱灾,最终颗粒无收。

6月底的雪域高原,雨后初霁,山花烂漫。沿着崎岖的盘山小道,记者来到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县叶枝镇同乐村。依山而建的木楞房错落有致地密布在半山腰上,村口整齐停放着一辆辆货车、小汽车和摩托车,通往各家的小路干净整洁。

让老百姓的日子好起来

在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坐落着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地方——香格里拉,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

2013年前,全村304户人家大部分都在吃国家的低保,靠惠农资金,勉强维持生活,消极的生活状态蔓延在整个村庄。而短短两年后,全村中药材总销售额已达80万余元,几乎家家都开上了摩托车,也早就从以前的牛耕地改成了机器。

可就在几年前,这里还是个与贫困为伴的傈僳族村寨。2013年,一个康巴汉子从乡镇来到同乐村任职,带领1000余名傈僳群众走上了改变命运的致富路。他就是同乐村党总支书记和政国。

——记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县叶枝镇同乐村党总支书记和政国

而在香格里拉西南方向的维西县,是我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县。叶枝镇同乐村更是贫中之贫,山高谷深、群山环绕,几近与世隔绝,村民大多只能勉强维持生活,“煮一锅苞谷饭可以吃三天”。

同乐村发生了这么的变化,归功于村总支书和政国的坚持。

“爱管闲事”的“牙爸”

本报记者 杨瑞雪

在同乐村党总支书记和政国心中,也有一个“香格里拉”,那是他“心中的日月”,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最纯洁、最朴素的愿望——让老百姓的日子好起来。

调动积极性 村支书每天叫村民起床

刚到同乐村时,记者并没有见到和政国。“和书记一大早就去药材地里做技术指导了,村里谁家的药材地在哪、种了什么品种、种了多少亩,他比我们都清楚。”一听说找和政国,村民和生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

在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坐落着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地方——香格里拉,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

远道而来的“敲门书记”

2013年,和政国从镇里被派到了同乐村,当时同乐村集体资产基本为零。上级领导希望他能带领村党总支的全体党员,用三年的时间,帮助同乐村彻底脱贫致富。

“和书记刚来的时候,村里情况非常差,他在村里与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作,一呆就是半年多。这么差的条件,他能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就觉得这个人值得信赖。”和生接着说道。这时,村民蜂自清插话说,“和书记住我家,当时我家里很困难,没有像样的床铺,只能让他睡光板床,但他二话不说就躺下了。”

而在香格里拉西南方向的维西县,是我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县。叶枝镇同乐村更是贫中之贫,山高谷深、群山环绕,几近与世隔绝,村民大多只能勉强维持生活,“煮一锅苞谷饭可以吃三天”。

澜沧江,湍流滚滚穿峡而过,哺育着大江两岸古老的少数民族。在江边高山上的同乐村是一个典型的傈僳族村寨,曾长期与贫困相伴,直到和政国的到来。

增强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是摆在村党总支面前的最大困难和挑战。村两委成员反反复复长达3个月的调研,同乐村党总支提出了抓党建促发展的新思路,即同乐村113文化特色党建服务发展模式,建立总支 支部 专业合作社 农户 基地的发展模式。不仅如此,还成立了4特色党支部,即阿尺目刮展演党支部、傈僳族文化特色产业党支部、生态产业党支部、中药材种植产业党支部。实施党员一带三接对服务,各支部的党员负责挂钩3户农户,主要负责维稳、产业发展、教育卫生、生态保护等方面的工作指导。全村74名党员共联系农户222户农户,确保了同乐村的安定与发展。

以前,同乐村村民喜欢喝酒,一些男劳动力白天也喝得醉醺醺的,影响下地劳作。部分村民安于现状,不会规划家里的生产生活。村民发家致富信心不足、动力不足。

在同乐村党总支书记和政国心中,也有一个“香格里拉”,那是他“心中的日月”,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最纯洁、最朴素的愿望——让老百姓的日子好起来。

2014年1月,原是叶枝镇林业站站长、镇生物产业服务中心主任的和政国,带着党组织的殷殷重托,到同乐村担任党总支书记。

第二步该怎么办?和政国想致富,要改变村民们的精神面貌,调动村民的积极性。

和政国刚到村里时,为了动员村民去田里劳动,每天一大早就挨家挨户去敲门。“当时我不理他,私下还用傈僳话骂他多管闲事,还给他取了‘敲门书记’的外号,但他不管这些,每天继续来敲门。后来我看别人都早起干活去了,我也不好意思再睡懒觉了。”和生笑着说。

远道而来的“敲门书记”

然而,横亘在和政国面前的困难,如同来时路上的重重高山。他是一名藏族干部,与傈僳族村民文化不同、语言不通,如何让村民接受一个外来书记是第一道“考题”。

于是他开始坚持每天早上叫村民起床。“我要改变村民们熬夜喝酒满足于现状的消极状态,让他们早睡早起。”当时和政国并不住在村里,为了叫村民早点起床,他每天都要在公鸡打鸣前翻山越岭地从镇上赶过来,刮风下雨从未间断。

同乐村是一个傈僳族聚居的村寨,傈僳族传统文化浓郁、民居建筑风格独特,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阿尺目刮”歌舞的发源地和傈僳族音节文字的主要流传地。但因为以前村里的卫生条件欠佳,一进村就能看到猪屎牛粪,游客并不愿意来这里旅游消费。和政国带动群众改变卫生习惯,每天早上督促村民打扫卫生,从身边小事做出改变。

澜沧江,湍流滚滚穿峡而过,哺育着大江两岸古老的少数民族。在江边高山上的同乐村是一个典型的傈僳族村寨,曾长期与贫困相伴,直到和政国的到来。

和政国有着共产党员的“标准答案”,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村里的年轻党员多少懂点汉语,靠着他们的帮助,和政国带上简单的行李就住到了村里,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学习傈僳语增感情,融入其中共谋发展。

刚开始习惯了睡到自然醒的村民们对和政国叫他们起床非常反感,后来慢慢地从一开始的反感,渐渐做到能够勉强应付,没想到和政国还是坚持每天都这样做,只是一件小事,村民们却渐渐被他的坚持感动,再到后来就成为了一种习惯。

“和书记每次离开村子时,他的皮卡车总是装满了要清运出去的垃圾,我们看了觉得很不好意思,便自觉注意起来。现在村里很干净,每个卫生区都有专人负责打扫,大家都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村民和国森说。

2014年1月,原是叶枝镇林业站站长、镇生物产业服务中心主任的和政国,带着党组织的殷殷重托,到同乐村担任党总支书记。

由于长期贫困,许多村民家里都没有床。在林业站工作过的和政国,有专业户外露营袋。但为了拉近关系,他就像村民一样找块木板,睡在火塘边。在180多天里,他住了18户人家。

村民们的改变让和政国和带头党员们有了信心。

……

然而,横亘在和政国面前的困难,如同来时路上的重重高山。他是一名藏族干部,与傈僳族村民文化不同、语言不通,如何让村民接受一个外来书记是第一道“考题”。

诚心打动人心,和政国慢慢听得懂傈僳语,甚至还能用傈僳语跟村民开玩笑,这就逐渐获得了村民的认可。

多学多研究 走因地制宜致富路

通过一件件小事,“敲门书记”和政国敲开了村民的家门,也敲开了群众的心门。在村里工作一段时间后,和政国学会了用傈僳语和村民交流,村里的小孩亲切地称呼这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书记为“牙爸”。

和政国有着共产党员的“标准答案”,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村里的年轻党员多少懂点汉语,靠着他们的帮助,和政国带上简单的行李就住到了村里,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学习傈僳语增感情,融入其中共谋发展。

然而,融入村子只是第一步,最终目的是要带领乡亲们发展产业脱贫致富。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经济发展肯定要从如何更好的利用这片土地入手。和政国听村里的老人们讲,同乐村在解放以后的大集体时代种植过中草药,而且当时年产值十分可观。为此,他自己掏钱去了云药之乡鲁甸,进行考察。

“跟着和书记试一试”

由于长期贫困,许多村民家里都没有床。在林业站工作过的和政国,有专业户外露营袋。但为了拉近关系,他就像村民一样找块木板,睡在火塘边。在180多天里,他住了18户人家。

2014年,经过多次外出考察,和政国因地制宜选定了发展高山中药材产业。而习惯了种植玉米的村民并没有信心,大多处于观望状态。和政国就带着党员到鲁甸乡、塔城镇等地现场了解,晚上再单独去家里做工作,让党员带头示范种植。

回来以后,他更加坚定了要种药材的想法。但是靠他一个人,也只能是纸上谈兵,而且如果老百姓大规模种植中药材,没有销路怎么办,玉米种不成,牲畜又吃什么。这会使村民们本来就贫困的生活雪上加霜。

同乐村是深度贫困村,长期以来,当地群众在海拔2300至2900米的山地上种植玉米、小麦、荞麦维持生活,增收无门。全村三分之一农户是建档立卡户,贫困程度深,群众增收困难。如何脱贫,是摆在和政国面前的一道难题。

诚心打动人心,和政国慢慢听得懂傈僳语,甚至还能用傈僳语跟村民开玩笑,这就逐渐获得了村民的认可。

过了道道关,还有重重山。傈僳族是直过民族,从农奴制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满足于现状,没有积累的观念,更谈不上有市场意识。村民最喜欢的是打麻将、喝醉酒,通宵达旦,白天睡大觉。

于是党组织成员的分工合作,大家都觉得表示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就算亏,也是亏他们几户。但是如果成功了,全村百姓就有了希望。”和政国很坚定。

和政国认为,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经济发展肯定要从如何更好利用这片土地入手。2013年,在请专家来同乐村实地考察后,和政国决定在村里发展中药材种植。

然而,融入村子只是第一步,最终目的是要带领乡亲们发展产业脱贫致富。

备感无奈的和政国心里清楚,一味地劝阻只会增加矛盾,要进行“曲线救国”。每天7点,他会拿着竹竿敲门叫起床,让村民早起打扫卫生,对不讲卫生的公开点名批评。

镇领导听说了这个事情,表示会帮助他们联络销售渠道,想一切办法全力支持他们的工作。消除了顾虑后,和政国成立了党员示范种植小组,通过近半年的学习和准备工作,终于在2014年的春天,把216亩云木香的种子撒在了这片山坡上。

起初,村民们对这个决定并不看好。之前,有村民试着种过药材,但收成并不好。曾经种过药材的余耀才不仅自己不种,还劝身边的亲戚朋友都不要种,说和政国是在“瞎折腾”。和政国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一次做不通就多做几次。他还开着私家车带村民外出学习,了解市场。经过一段时间后,村里的部分党员决定“跟着和书记试一试”。

2014年,经过多次外出考察,和政国因地制宜选定了发展高山中药材产业。而习惯了种植玉米的村民并没有信心,大多处于观望状态。和政国就带着党员到鲁甸乡、塔城镇等地现场了解,晚上再单独去家里做工作,让党员带头示范种植。

“我们睡得正香就被和书记叫醒了,当时觉得他很烦。”村民和生说,甚至有些村民还会用傈僳语骂他,他依然坚持每天早上去敲门。连着被叫几次,村民总还是爱面子,不得不习惯早起打扫卫生。和政国还被封了个“敲门书记”的称号。

耕耘总会有收获,到了秋收时节,他们的付出有了回报,五个示范户小赚了6万余元。实验种植的成功让村民们看到了希望,很多人都想改种药材,但是新的问题却也随之而来。

万事开头难,很多村民起初连买种子的钱都没有。见此情况,和政国就自掏腰包购买了秦艽、重楼、珠子参等药材种子发给困难群众种植。他那辆皮卡车也成了村里拉药苗、药材的“公车”。

过了道道关,还有重重山。傈僳族是直过民族,从农奴制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满足于现状,没有积累的观念,更谈不上有市场意识。村民最喜欢的是打麻将、喝醉酒,通宵达旦,白天睡大觉。

这样一来,和政国的威信就树立起来,敢于直接管村民打麻将了。一次看到村里的党员余神开在打麻将,和政国揪着耳朵把他拖了出去。“饭都快吃不上了,你这党员还只顾着打麻将。”这句话骂醒了余神开,从此再没碰过麻将,也从一个贫困户成长为维西傈缘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

有家“忘”了回 为的是全村产业

村民余润青、和国志两家在2014年各自种植了10多亩药材,但因天旱,药材长势不好,他们失去了信心,便丢下不管,跑到维西县城打工了。好不容易才动员起一些群众种植中药材,如果就此不管不问,那产业发展就将夭折。和政国就发动村里的年轻人给种植了中药材的田地浇水。

备感无奈的和政国心里清楚,一味地劝阻只会增加矛盾,要进行“曲线救国”。每天7点,他会拿着竹竿敲门叫起床,让村民早起打扫卫生,对不讲卫生的公开点名批评。

同乐村悬在海拔2400米的山腰上,周围可利用的耕地有限。和政国瞄准了海拔2900米的高山顶上,上世纪60年代那里曾被开垦耕种过,虽撂荒多年,却是扩大中药材种植规模、建立产业基地的唯一选择。

以前种玉米种子成本比较低,可是药材种子村民们根本没钱买。和政国他们找到了镇里领导,说明了情况,镇领导当即决定对于想种中药材的农户,给予每户借款三千元的政策。

人努力,天帮忙。不久后,当地下了一场透雨。当年,种植中药材的村民从中获取了不少的收益。

“我们睡得正香就被和书记叫醒了,当时觉得他很烦。”村民和生说,甚至有些村民还会用傈僳语骂他,他依然坚持每天早上去敲门。连着被叫几次,村民总还是爱面子,不得不习惯早起打扫卫生。和政国还被封了个“敲门书记”的称号。

村里通往山顶只有一条小路,打个来回要2个小时。由于路上都是厚厚的松针,和政国每次下山的时候,都要蹲着身子一点点往下滑。

有了政府的支持,党小组的五位成员和村民们都有了干劲儿。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党员们与村民同吃同睡,白天手把手教村民种植,晚上就开会讨论,都是有家忘了回。和政国在村里一住就是180天,因为聚少离多,他住在维西县城的妻子,有时也会打电话抱怨,“媳妇问我,是不是只要工作,不要家庭了。”和政国无奈又对家庭充满了愧疚。和政国的家在塔城镇,虽然离家不远,但他要半年多才能回家看望一次年迈的父母。他说:“作为党的基层干部,就要有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的阵地意识,我既然上了阵地,再苦再难也要守好,这样才对得起党和全村的父老乡亲。”

如今,同乐村已发展中药材种植2200余亩,户均7亩多。中药材销售额达130万元,合作社的固定资产已达20万元。

这样一来,和政国的威信就树立起来,敢于直接管村民打麻将了。一次看到村里的党员余神开在打麻将,和政国揪着耳朵把他拖了出去。“饭都快吃不上了,你这党员还只顾着打麻将。”这句话骂醒了余神开,从此再没碰过麻将,也从一个贫困户成长为维西傈缘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

“2014年8月25日,余绍光家的木香苗、桔梗需要拔草,余建坤家木香苗叶子有点黄,需要追肥……”每上山一次,和政国都会把地里的情况记录下来。到周末晚上村里开群众会议时,进行公开点评,对认真干活的表扬,对懒惰松懈的批评,这让大家暗暗较起了劲。

2015年5月,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只能靠雨水灌溉的药材面临枯死的危险,眼看着大片大片的幼苗被吞噬的所剩无几,所有人的心里都焦急万分,110亩的云当归还遇到了特大的虫害,够买杀虫剂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我只是做了能做的事”

上山种药的艰难开局

世事多艰辛。2014年,维西县遭遇大旱,4月到6月一滴雨都没下。高山之巅的坡地,哪有水源?和政国就发动村里的年轻人,背起柴油机喷雾器一家一户浇水,可毕竟“杯水车薪”,云木香的幼苗成片旱死。村民余润清觉得这次肯定是“黄”了,心一横就返回城里打工了。

和政国赶紧联系鲁甸的专家,并上网学习技术论文,逐条记录,分析整理。然后跟党员们一起给当归配制杀虫药,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照料,110亩云当归最终得救了。当人们问起他们配药的秘方时,和政国还开玩笑的说:“这是我们同乐的一项专利,专利权属于同乐村党组织所有。”

在同乐村的中心位置,一栋傈僳木楞房上插着的党旗迎风飘扬,格外引人注目。

同乐村悬在海拔2400米的山腰上,周围可利用的耕地有限。和政国瞄准了海拔2900米的高山顶上,上世纪60年代那里曾被开垦耕种过,虽撂荒多年,却是扩大中药材种植规模、建立产业基地的唯一选择。

“第一年最为关键,要是不能开个好头,村民丧失了信心,以后甭说是搞种植,讲话都没人听。”和政国深知开局成功的重要性,心头的压力比山还大。

2015年,同乐村中药材总销售额已达80万余元,几乎家家都开上了摩托车,也早就从以前的牛耕地改成了机器。2017年全村的中药材种植面积达到1800亩,水果面积600亩,核桃面积1200亩,种植业年产值将在500万元左右。专业合作社总资产将达到180万元,预计产生村集体经济收入6万元。

“那是我们村第二党支部的党员活动室,平时和书记就把党员和群众召集到这里开会。谁干得好,谁做得差,和书记都要进行点评。被表扬的觉得有面子,被批评的觉得不好意思,大家都在暗地里较劲,互相比谁干得更好。”同乐村传统文化展示馆的管理员和国强边走边介绍。

村里通往山顶只有一条小路,打个来回要2个小时。由于路上都是厚厚的松针,和政国每次下山的时候,都要蹲着身子一点点往下滑。

和政国默默地做着补救措施,能补种就补种。天气预报则成了他的精神寄托,每天晚上他都会紧紧盯着电视看。来雨那天,他到现在还清楚记得:“6月20号,那真是一场好雨啊,救活了不少苗子!”

此外,村党总支引导成立的3个专业合作社,分别从种植业,养殖业,文化旅游三个方面,管理和服务同乐村村民的生产生活。

在党员活动室里,记者见到了皮肤黝黑的和政国。虽然刚过40岁,但和政国的头发已明显花白。谈起同乐村这五年多发生的变化时,他腼腆地笑着说:“作为村党总支书记,我只是做了能做的事情,能有现在的生活,是村民们共同努力的成果。”

“2014年8月25日,余绍光家的木香苗、桔梗需要拔草,余建坤家木香苗叶子有点黄,需要追肥……”每上山一次,和政国都会把地里的情况记录下来。到周末晚上村里开群众会议时,进行公开点评,对认真干活的表扬,对懒惰松懈的批评,这让大家暗暗较起了劲。

到12月份收获的时候,有一户村民1亩地居然卖了5000元,这在全村一下炸了锅。“出去打工,也从来没一下拿过那么多钱。”村民和生羡慕地说。

和政国到同乐村后,组织村里成立“阿尺目刮”专业舞蹈队,开发以傈僳族服饰、草编、弩弓、木碗、竹编为主的傈僳族手工艺品。目前,“阿尺目刮”歌舞展演队有专业表演队员40人、业余队员40人。成立仅一年多,展演队就接待国内外游客3万多人次,经济收益达40万元,28个建档立卡贫困户从中受益。

世事多艰辛。2014年,维西县遭遇大旱,4月到6月一滴雨都没下。高山之巅的坡地,哪有水源?和政国就发动村里的年轻人,背起柴油机喷雾器一家一户浇水,可毕竟“杯水车薪”,云木香的幼苗成片旱死。村民余润清觉得这次肯定是“黄”了,心一横就返回城里打工了。

身边的榜样最有说服力,村民想致富的念头和劲头,像火苗一样噌一下被点燃了。2015年大年初二,村民蜂自清找了三四个同伴,背着干粮和水,抬着一台旋耕机上山了,在地里一干就是一整天。

如今的同乐村,村容村貌变了样,村民的日子越来越红火。“经过这几年的实践,一家建档立卡户只要种植好两亩当归就能如期脱贫。现在村里的15名党员帮扶了30户建档立卡户发展种植养殖产业。相信同乐村会发展得越来越好。”和政国满怀欣喜地说。

“第一年最为关键,要是不能开个好头,村民丧失了信心,以后甭说是搞种植,讲话都没人听。”和政国深知开局成功的重要性,心头的压力比山还大。

“原来种玉米,每亩最多能收入700元,可现在种植中药材,根据不同的种类,每亩能有4000到1万元的收入。”和政国介绍,目前,全村中药材种植已达2400余亩,户均7亩多,覆盖建档立卡贫困户102户,农户最高收益近10万元。

记者离开同乐村时,正逢一个下雨天。车子缓慢行驶在蛇形山路上,同乐村的木楞房在云雾间若隐若现。在转弯处,一条醒目的标语映入眼帘:“党领人民奔小康,边疆人民心向党”。

和政国默默地做着补救措施,能补种就补种。天气预报则成了他的精神寄托,每天晚上他都会紧紧盯着电视看。来雨那天,他到现在还清楚记得:“6月20号,那真是一场好雨啊,救活了不少苗子!”

现在,同乐村每年到了中药材收获的时候,很多外地农民会过来打工,学习种植技术。看着维西县中药材种植规模的不断扩大,和政国在高兴之余,却有丝丝隐忧。为了抵御市场风险,同乐村提前进行差异化、多元化发展,丰富药材品种,已扩种附子、滇重楼、续断等12个新品种;将1月8日定为同乐村中药材“斗药节”,村民拿出最好的产品进行展出,扩大宣传知名度,提升品牌溢价。

到12月份收获的时候,有一户村民1亩地居然卖了5000元,这在全村一下炸了锅。“出去打工,也从来没一下拿过那么多钱。”村民和生羡慕地说。

山顶的中药材基地建成后,水和路成了产业发展最大的瓶颈。在争取到镇党委、政府支持后,和政国带领村民投工投劳,打通了村里到基地10多公里的山路,骑摩托车、开拖拉机20分钟就能到,通过现代化喷灌设施的安装,也把水成功引到了山上。

身边的榜样最有说服力,村民想致富的念头和劲头,像火苗一样噌一下被点燃了。2015年大年初二,村民蜂自清找了三四个同伴,背着干粮和水,抬着一台旋耕机上山了,在地里一干就是一整天。

“路修了,水通了,人勤了,村富了,这还不是全部。”在和政国看来,民族团结的促进、民族文化的传承也同样重要。傈僳族传统文化浓郁、宗教礼仪丰富、居民建筑风格独特,游牧和农耕文化交错结合,同乐村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阿尺目刮”歌舞的发源地和傈僳族音节文字的主要流传地。

“原来种玉米,每亩最多能收入700元,可现在种植中药材,根据不同的种类,每亩能有4000到1万元的收入。”和政国介绍,目前,全村中药材种植已达2400余亩,户均7亩多,覆盖建档立卡贫困户102户,农户最高收益近10万元。

于是,和政国组建起“阿尺目刮”展演、傈僳族饮食文化、傈僳族特色养殖等特色党小组,成立了同乐文化产业专业合作社,在民族特色旅游中使文化得以传承,让民心相通。

现在,同乐村每年到了中药材收获的时候,很多外地农民会过来打工,学习种植技术。看着维西县中药材种植规模的不断扩大,和政国在高兴之余,却有丝丝隐忧。为了抵御市场风险,同乐村提前进行差异化、多元化发展,丰富药材品种,已扩种附子、滇重楼、续断等12个新品种;将1月8日定为同乐村中药材“斗药节”,村民拿出最好的产品进行展出,扩大宣传知名度,提升品牌溢价。

经济发展、文明进步给同乐村发生的改变是全方位的。目前,同乐村1200多村民的人均收入已由3年前的3000多元提高到现在的6800多元,村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一根白发是一棵药材

在同乐村,不断有村民主动要求退出贫困户行列,“等靠要”思想早被抛之脑后。“以前可能会为危房改造等贫困户福利政策抢破头,现在村里没有这种矛盾,大家有多少钱盖多大的房子。”和政国说。

山顶的中药材基地建成后,水和路成了产业发展最大的瓶颈。在争取到镇党委、政府支持后,和政国带领村民投工投劳,打通了村里到基地10多公里的山路,骑摩托车、开拖拉机20分钟就能到,通过现代化喷灌设施的安装,也把水成功引到了山上。

村里比学赶超氛围浓厚,昂扬着奋发向上的斗志。原来大家最多会比比谁家养的猪多,现在开始比收入、比车:“你家今年挣了5万,明年我要比你还多”“你学驾照了,我也要去学”……

“路修了,水通了,人勤了,村富了,这还不是全部。”在和政国看来,民族团结的促进、民族文化的传承也同样重要。傈僳族传统文化浓郁、宗教礼仪丰富、居民建筑风格独特,游牧和农耕文化交错结合,同乐村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阿尺目刮”歌舞的发源地和傈僳族音节文字的主要流传地。

为了提高收益,和政国想引进一个新品种,但每亩仅投入就高达2000余元。村里的党员说干就干,引来村民的赞赏与钦佩。而“我要入党,我要做党员”,也成为了许多村民新的奋斗目标。

于是,和政国组建起“阿尺目刮”展演、傈僳族饮食文化、傈僳族特色养殖等特色党小组,成立了同乐文化产业专业合作社,在民族特色旅游中使文化得以传承,让民心相通。

谈起和政国,已退出贫困户行列的村民余政权掩饰不住地感慨:“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是因为有了党的好政策,有像蚯蚓一样带领我们啃掉穷根的和书记。”

经济发展、文明进步给同乐村发生的改变是全方位的。目前,同乐村1200多村民的人均收入已由3年前的3000多元提高到现在的6800多元,村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而在维西县委书记格桑纳杰看来,和政国以事业单位干部的身份被下派到村里,不叫苦、不喊累,不图村里的利、不为仕途上的益。全心完成党组织交办的任务,全力让老百姓日子好起来,能拼善干、朴素单纯,是党员学习的榜样。

在同乐村,不断有村民主动要求退出贫困户行列,“等靠要”思想早被抛之脑后。“以前可能会为危房改造等贫困户福利政策抢破头,现在村里没有这种矛盾,大家有多少钱盖多大的房子。”和政国说。

4年多的风霜,让和政国增添了不少白发,他跟着记者开玩笑道:“这一根白发是一棵药材。”常年住在村里,最近的端午节他又没顾上回家,但从他的微信朋友圈可以看到这位康巴汉子的柔情,他转了一首歌并留言:“谁说书记不爱家!”

村里比学赶超氛围浓厚,昂扬着奋发向上的斗志。原来大家最多会比比谁家养的猪多,现在开始比收入、比车:“你家今年挣了5万,明年我要比你还多”“你学驾照了,我也要去学”……

为了提高收益,和政国想引进一个新品种,但每亩仅投入就高达2000余元。村里的党员说干就干,引来村民的赞赏与钦佩。而“我要入党,我要做党员”,也成为了许多村民新的奋斗目标。

谈起和政国,已退出贫困户行列的村民余政权掩饰不住地感慨:“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是因为有了党的好政策,有像蚯蚓一样带领我们啃掉穷根的和书记。”

而在维西县委书记格桑纳杰看来,和政国以事业单位干部的身份被下派到村里,不叫苦、不喊累,不图村里的利、不为仕途上的益。全心完成党组织交办的任务,全力让老百姓日子好起来,能拼善干、朴素单纯,是党员学习的榜样。

4年多的风霜,让和政国增添了不少白发,他跟着记者开玩笑道:“这一根白发是一棵药材。”常年住在村里,最近的端午节他又没顾上回家,但从他的微信朋友圈可以看到这位康巴汉子的柔情,他转了一首歌并留言:“谁说书记不爱家!”

责任编辑:朱瑞

编辑:农业 本文来源:敲开群众幸福门,让老百姓的日子好起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