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 > 林业 > 正文

海南多措并举重建绿化,补贴周期长企业造林亏

时间:2019-11-08 15:30来源:林业
1691受超强台风威马逊的影响,海口的海防林损失惨重,特别是东海岸一带的沿海防护林更是遭受毁灭性的破坏。为了解灾情,并指导海口市海防林更新建设,7月29日,省林业厅关进平厅

1691 受超强台风威马逊的影响,海口的海防林损失惨重,特别是东海岸一带的沿海防护林更是遭受毁灭性的破坏。为了解灾情,并指导海口市海防林更新建设,7月29日,省林业厅关进平厅长带领周亚东总工程师以及省厅营林处、生态办、资源处、省林科所、海南师范教授等领导的专家,在市林业局李世高局长、美兰区吴书强区长、桂林洋开发区夏琛舸主任等人的陪同下,到东海岸的灵山、桂林洋、塔市等一带调研海防林。 调研活动分两段,先到现场察看了灾情,然后集中到桂林洋经济开发区座谈,研究更新改造方案。与会领导和专家畅所欲言,提出了建设性的建议。关厅长指出,海口海防林损失很大,一片狼藉,今天带这么多专家,主要是研究怎么恢复、怎么保护、怎么发挥生态效益,要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一是整个海岸线海防林的更新改造要做出一个规划。二是整体考虑,分段实施,逐步改造,全面完成。三是先考虑6.8公里,1200亩改造,先考虑改造国有的,再改造集体的。四是关于资金的问题。第一批已安排700万给海口,第二批资金尽量向海口倾斜。五是关于树种的问题:以木麻黄为主,可以混种相思、海棠、大叶榄仁、椰子树等。

    14日,海南省林业厅厅长关进平带领有关人员深入到海口市灵山、演丰一带的“威马逊”台风重灾区,现场检查指导林业灾后生产恢复工作。
    关进平厅长仔细察看了海防林、橡胶林、红树林受灾情况,并对林业灾后生产恢复进行工作调研和部署。关进平强调,海口市林业灾损非常严重,21公里海防林带遭受毁灭性破坏,其他地区大量橡胶树等林木倒伏折断,灾区生态破坏惨不忍睹。林业灾后重建是生态恢复的主体,林业部门一定要认真履行职责,发扬不怕苦、不怕累、连续作战的精神,扎扎实实做好灾后生产恢复工作。
    关进平对海口市林业灾后重建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一是尽快清理灾损林木。现在还有大量风折木放在地里,不及时清理很快会腐烂变质,还会引发森林火灾,农民的损失就更大了。要采取发动群众自救、组织专业队伍抢救、政府造林资金扶持等多种措施,全面加快林木清理工作,岛东林场引进大型企业进行机械化作业,提高林木清理效率,海口要认真借鉴学习。林业部门要帮助农民解决木材出路问题,稳定木材销售价格,切实保护农民利益。灾损林木清理所需的采伐指标,要简化手续快速审批。同时加强森林资源保护管理,防止以风灾名义乱砍滥伐。
    二是加强生态恢复建设。一手抓抢救树木,一手抓灾后绿化,做到大灾之年大造林。要用最短时间完成古树名木和路边、村边、城边倒伏树木的救护,提高树木救活率。海防林重建要立即行动,以种植木麻黄、椰子树抗风树种为主,营造混交防护林,到明年要全部完成,新造一道生态更好、林相更美的绿色长城。东寨港保护区要加快退塘还林,精细整地种上红树林。同时要认真落实滩涂造林,可采用挖泥船整地,提高整地效率和质量,又有利于疏通水道。东寨港今年必须不折不扣完成3000亩红树林造林任务。要加快灾后造林进度,海口市有重度灾损林木10万亩,力争用2年时间重造恢复。岛东林场采用一条龙作业加快造林,林木清理、整地、造林同时跟进,已完成灾后造林5000亩。今年造林苗木紧缺,省林业厅在灾后很快部署了育苗工作,海口市要扩大视野整合苗木资源,最大力度落实苗木供应。广泛发动社会力量参与灾后绿化行动,群众种植与专业队伍造林相结合,社会投资造林与国家工程造林相结合,大力推进义务植树活动,将地块落实到机关单位,包种、包活、包成林,掀起灾后造林绿化大高潮。
    三是制定灾后绿化扶持政策。要出台帮助群众清理灾损林木、恢复林业生产的政策措施,国家、省工程造林资金要优先扶持灾后重新造林,要加强与财政部门协调,研究落实减免林业税费的相关政策,受灾林地清理所产出的木材,争取免征育林基金的优惠。同时要积极争取林业灾害补贴政策,扶助林农增强生产自救能力。
    四是多方筹集救灾资金,强化资金监督检查。今年16万亩国家防护林造林资金,全部安排到海口、文昌重灾区。绿化宝岛专项资金也向海口、文昌市倾斜。要采取多种措施争取社会资金投入,比如将林地承包搞林瓜套种,不收取租金,由承包者出资进行林木清理和整地,同步种瓜造林,西瓜收获后收回林地。省财政为公益林和部分商品林买了森林保险,林业部门要积极协助有关方面申请理赔,争取森林保险理赔资金尽快到位。海口市林业局要认真整合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同时要加强资金的检查监督,退塘还林补偿款发放要认真核实,防止虚报冒领腐败。东寨港红树林栽植密度偏大,要研究合理的栽植株数,降低造林成本。要对林业灾后生产恢复专项资金进行审计,确保资金使用安全,切实做到廉洁救灾,高效重建。

海南省省长罗保铭在全省海防林建设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300

(2007年6月1日)

  今天下午这个大会,对我们海南来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大会,这是一次向全社会昭示我们举全省之力,保护我们的千里岸线,保护我们绿色宝岛的誓师大会,也是一个全省上下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共建海防林的动员部署大会。今天大会的气氛非常感染人、激励人、鼓舞人。陈成同志作了一个指导思想明确、提神鼓劲的报告,讲得很好,也是省委、省政府对海防林建设进行全面部署的工作报告。文昌市政府、临高县政府、海南军区、团省委、海航集团、海南广播电视台、三亚众城国际客运旅业有限公司等7家单位的负责同志也作了发言,表达了他们参加海防林建设的坚定决心。省绿化委、省文明办、省国资委、省工商联、省总工会、团省委、省妇联、省侨联、省社科联、省科协、省林业协会等11家单位联合发出了《海南省全社会保护和建设海防林倡议书》,号召全社会共同行动起来,筑我绿色长城,护我宝岛家园。刚才,省政府还与12个市县签订了“海南省沿海基干林林带建设目标管理责任状”,这是我当省长以来签的第一个责任状。签这个责任状的目的,不是为了处罚谁,也不是挂在墙上做做样子,而是让这个责任状激励我们共同牢记自己肩负的责任,激励我们用实际行动把建设和管护海防林的责任落到实处。
  一段时期以来,社会的方方面面为建设海防林做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工作,省人大、省政协组织了专题调研组,分赴各市县进行深入的、细致的调研,省政协在钟文主席的亲自部署下,还组织专门力量对全省海防林情况进行航拍和专业分析,今天省人大陈孙文副主任、省政协钟文主席又亲临大会,很多退休的老领导比如陈玉益等老同志为海防林建设出点子、出主意,很让我受感动、受教育。这里还要特别提出表扬的是省委宣传部和省电视台、海南日报社等新闻媒体,他们深入一线,做了大量有关海防林的报道。省电视台摄制组从今年4月初开始,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对全岛12个沿海市县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采访。一路上,他们顶着烈日,冒着风雨,坚持走完了1500多公里的海岸线,拍摄出《拯救海防林》的专题片,连续在电视台播出21天,随行记者撰写了30多篇《海防林环岛行动》的新闻稿件,为动员全社会关心和支持海防林建设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舆论导向至关重要,敬业精神难能可贵。
  参加今天这个大会的还有100多位企业家代表,听说要召开全省海防林建设动员大会,他们放下企业的重要工作,都踊跃来到大会现场,三亚众城国际客运旅业有限公司、金光集团、中石化海南石油公司、海南炼化、海航集团、海南钢铁公司等78家企业今天当场慷慨捐款,金额达1700多万元,以他们的实际行动表达了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号召,全力支持、积极投入海防林建设的热情和决心。这些企业不仅是支撑海南的骨干力量,为海南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而且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更凸显了他们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在此,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向他们表示最衷心的感谢和敬意!
  同志们,我省是一个岛屿型省份,维护我省陆地生态安全的保障系统主要是两大块,一块是中部的天然林,被誉为“海南之肺”,还有一块就是周边的沿海防护林,被誉为“海岸卫士”。沿海防护林不是一条简单的绿化带,而是我省生态安全的第一道防线,是保障我省可持续发展的综合生态系统。但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海防林建设进入相对衰退阶段,林带严重断带,长达229公里,宽度不够,质量不高,岸线坍塌,防护功能严重下降。我刚来海南工作不久,就有许多同志对我说:我们祖祖辈辈留下的这片青山绿水,一定要倍加珍惜,一定要好好保护。建设海防林是海南人民代代相传的祖训,多少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海南人为建设和保护海防林付出了巨大的心血,有的同志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昌江县昌化城的陶凤娇带领她的伙伴们整整13年,日复一日,不辞艰辛种树护林,让被外国专家称为“无法治理”的棋子湾万亩流动沙丘树木茂盛。陵水县三届人大代表何志清,是一位民间环保卫士,坚持8年对海防林建设情况提出议案,推动了陵水57.5公里海防林基本合拢。海口市森林防火指挥部的李国庆和琼中县森林公安局的王文东两位同志,都是守林护树的英雄,在平凡的岗位上,用自己生命谱写了一曲护林卫士之歌。同志们,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海南生存和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今天,我们隆重召开这个动员大会,就是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采取得力措施,切实把毁坏和缺失的海防林用3—5年的时间恢复起来,以一天都不耽误的精神看管养护好海防林,重新构筑起宝岛海疆的绿色长城,为全国人民、为海南的子孙后代保护好我们的宝岛家园。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对生态环境的认识更加深刻、更加理性。从注重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到更加注重生态文明,这是社会不断发展和进步的标志,也是人类文明进入新境界的标志。海南是全国唯一的热带岛屿省份,一方面,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是海南发展最大的特色和优势,在市场配置资源的条件下,海南的资源更加稀缺,更加金贵。另一方面,我省的生态环境又具有明显的脆弱性,一旦遭受破坏将难以恢复。海防林是保障海南生态安全的第一道屏障,是建设绿色之岛第一道防线,在护岸固沙、保护生态、美化景观、维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等方面,都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加强沿海防护林建设,是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海南可持续发展的长远大计。一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都非常关注海南的生态环境,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上,来到海南团特别强调海南的生态建设问题,明确指出“要把海南建成一个绿色之岛”;“把海南生态环境的保护放在海南发展的首位,它既是海南发展的需要,又是海南发展的有力支撑和可持续保障”;“如果海南失掉了生态环境之美,海南的根本优势就丢了”。卫留成书记在我省第五次党代会报告中,强调“生态立省”,他强调“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而换取一时的经济繁荣,我们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在今年人大代表审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我也特别提出,要把保护生态环境作为海南的生命线,把保护优良的生态环境作为做决策、谋发展的首要前提,努力实现经济建设与环境保护的统一。加强海防林保护与建设,就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落实省第五次党代会精神的具体行动。我们要从坚持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的高度,从维护海南生态安全的紧迫性出发,切实增强建设海防林的责任感,把海防林建设作为改善生态环境的重点工作,迎难而上,多管齐下,真抓实干,全力推进。
  加强沿海防护林建设,是保护生态环境、抵御自然灾害的迫切需要。我省平均每年有3.5次台风登陆,一场台风灾害往往造成几千万元甚至上百亿元的损失。远的不说,就2005年“达维”台风,给我省东部市县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90亿元之多。海防林在抵御台风、海啸等自然灾害、在防风固沙方面的作用非常显著。1972年我省受12级强台风的袭击时,文昌市水堆村由于没有防护林保护,全村188户中就有171户的房屋遭受严重破坏,而附近的白沙村由于有1.6万亩木麻黄林作为屏障,沙丘巍然不动,全村175户人家只有75户的房屋受到轻度损坏。不仅如此,海南岛沿海一带还有100多万亩沙化土地,文昌、乐东、东方、昌江等沿海市县历史上多次发生过严重的耕地湮埋、村庄搬迁、眼疾流行等灾害。经历创伤之后,人们更进一步认识到了海防林的价值,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大规模营造海防林。曾是风沙重灾区的文昌,沿海防护林建成后风沙得到根本治理,有3000多亩被风沙埋没的耕地得到复耕,冯坡镇13个曾经被迫搬迁的村庄,大部分村庄又搬回原址。虽然人类对自然灾害难以进行完全有效的控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构筑起结构合理、功能完善的海防林体系,完全可以在预防、减轻和遏制自然灾害的危害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加强沿海防护林建设,是美化人居环境、建设国际旅游岛的现实需求。我省是著名的旅游目的地,每年吸引国内外游客1000多万人次。海南岛的秀美,最吸引人的是海边的秀美,湛蓝的大海、洁白的沙滩和海边葱郁的林带,体现了浓郁的热带岛屿特色。建设海防林既是生态建设工程,也是旅游景点景区的建设。长期以来,由于人为破坏、不合理开发和林木老化等问题,有些地段林木消失、显露出荒凉,有些地段林木残缺不全,失去了往日的秀色。只有把海防林建设好了,形成一道集生态、经济、景观为一体的亮丽风景线,才能有效地保护我们的旅游资源,绿化美化城乡,改善人居环境,才能充分体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海防林建设是一项重要的公益工程、民心工程,也是一项刻不容缓的紧迫任务。现在我们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海防林建设的良好发展机遇。国家把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保护资源环境和加强生态建设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温家宝总理在国家林业局报送的有关沿海防护林体系建设的报告上批示:沿海防护林建设是我国生态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沿海地区防灾减灾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列入到“十一五”规划……,相关立法工作要抓紧进行,为海防林工程建设提供强有力的政治保证。卫留成书记在省第五次党代会的报告中明确提出,今后五年生态环境建设的奋斗目标是:生态公益林得到有效保护,断带海防林基本恢复,人居环境更加舒适优美。因此,沿海各地要紧紧抓住这一新的机遇,充分调动各种积极因素,真抓实干,克服困难,全面落实海防林建设的目标任务。刚才陈成同志对恢复海防林建设提出七项具体工作,我完全赞同,这里我再强调几点。
  一是高度重视,切实加强领导。建设好海防林,保障海南生态安全,是省第五次党代会提出的要求,也是本届政府和明年新一届政府必须持之以恒抓落实的重要任务。这项重要任务能不能完成,关键在领导,特别是市县政府的主要领导。省政府将成立海防林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我来亲自抓。各市县政府也要成立领导小组,主要领导亲自抓。各级政府一定要把海防林建设列入重要议事日程,抓紧制定规划和年度实施方案,做到认识上有高度、工作上有目标、行动上有措施、投入上有保障、管理体制上有创新,建设和管护上有突出成效,真正年复一年、持之以恒地抓落实。
  二是明确责任、突出重点,保证完成年度建设任务。海防林建设要以新造、更新种植和管护为内容,以体制、科技创新为动力,按照生态优先、因地制宜、质量第一和政府主导的原则,先易后难,循序渐进。同时,沿海防护林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各部门密切配合、各尽其贵、同心协力才能办好。在资金保障方面,各级政府应将生态建设和保护资金纳入公共财政预算,保证有一个稳定的投资渠道。省政府决定每年安排一定资金建设海防林,今年不少于1500万元,省财政厅要保证资金及时到位。市县政府也要相应加大投入。另外,生态保护是当前国家公共财政支出中重点倾斜的一块,省财政厅、省发改厅、省林业局等部门要想方设法,对口争取国家有关部门的资金支持。在方案拟定和技术指导方面,省林业局要会同市县林业部门结合各地实际情况,认真研究,科学规划设计,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这次海防林建设要吸取以往基干林带树种简单的教训,用什么树苗都要因地制宜、因地段不同而科学安排。
  今年海防林建设的重点是:西部固沙、南部固岸、东部断带合拢,以多种、填空、固岸固沙为主。围绕这个重点,省林业局要派出专家对市县进行技术指导,市县林业部门要对造林工作的育苗、整地、栽植、抚育等各个环节,早准备、早部署、早行动,雨季一到,立即组织大造林。断带区位多是经济开发地区,情况比较特殊,造林难度比较大,市县领导应亲自带队到缺口地段进行调研,制订断带合拢的具体方案。在创新造林、管护体制方面,实行属地造林、属地管护,属地责任。创业难,守业更难,种树是一时的,养护是长期的,真要做到海防林郁郁葱葱并不容易,一些地方经常出现年年造林不见林,这次一定要下决心改变这种状况。省林业局要结合林权制度改革,建立责权利相结合的专业化管护网络,各市县要根据自身的情况,制定出配套的种、养、管护的措施。刚才,省政府与市县政府签订了目标管理责任状,这里也包括海防林的养护。同志们,责任重于泰山啊,一定要下大力气,坚决落实。省里也在研究一些具体措施,比如,省财政每年拿出一些资金补贴市县聘请专门的护养人员等等。但海防林建设最终是属地责任,沿海市县一定要主动研究、采取有效措施,对辖区内的海防林建好、护好。对责任状的执行情况,省政府每年都要组织检查考核,三年下来算大帐,完不成任务的或是管护不好的,都要通报批评,实施领导问责。
  三是加快立法,加强执法,依靠法律法规建林、护林。很多时候,海防林被砍伐、被毁坏,很大程度上与法律不健全,执法不严、执法缺失有关。省法制部门要修改完善《海南省沿海防护林保护管理办法》,将其上升为地方性法规,争取年内出台实施。立法一定要结合海南省情,比如种林宽度的问题、树种的问题,都要结合实际情况考虑。还有高位池养虾数量还不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我省的一些市县增加出口、增加收入还有比较大的作用,业主的投资也不少,一下子全部填塘造林也不现实。但可以明确规定,从法规实施之日起沿岸不许再建高位池,对有条件的地方要逐步退塘还林。总之,出台法律要切实可行,既有利于长远保护环境,又有利于在保护中发展经济。同时,我们还要充分发挥人大、政协的监督作用,加大执法力度,严格执行《森林法》、《沿海国家特殊保护林带规定》和我省的有关规定,依法打击毁林挖塘、毁林种植、毁林采矿、盗砍滥伐和乱征乱占海防林的违法行为。坚决扭转海防林“治理—破坏—再治理—再破坏”的被动局面。要严格控制占用防护林,确需占用的,经过严格的审批同意后,实行“占一造二”的政策。
  四是动员全社会积极行动起来,形成建设和保护海防林的强大合力。海防林建设和保护是全社会的共同职责。共青团、工会、妇联、科协、机关、部队、学校等要根据各自的实际,积极宣传发动,把开展义务植树活动与海防林建设紧密结合起来。要广泛发动企、事业单位和个人认建认养海防林。省内新闻媒体要发挥好舆论导向作用,扩大宣传,提高社会公众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形成全社会自觉爱树惜林的强大舆论氛围。同时,我们也衷心地希望中央驻琼新闻媒体和其他有关媒体发挥作用,继续给我们建设和保护海防林以鼎力支持。
  保我岸线,美我宝岛,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让我们共同努力,切实把沿海防护林建设成为郁郁葱葱的海岸绿色屏障,为把我省建成绿色之岛、开放之岛、繁荣之岛、文明之岛、和谐之岛而不懈奋斗。

十年前走访全岛,可以说,部分市县几乎没有一片完整的海防林,但现在到处是绿树成荫,令人欣慰。站在儋州的海边,望着轻风吹拂沙沙作响的茂密树林,海南环保世纪行活动成员、省人大常委会环资工委委员杨斌感慨万分。

在海南岛沿海一圈1823公里的海岸线上,环绕着一道由防风林构成的绿色长城。近日,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即组织开展《森林法》及《海南省沿海防护林建设与保护规定》实施情况暨海南环保世纪行活动。检查组实地走访文昌、琼海、三亚、东方、昌江和儋州6个市县时发现,海防林建设十年内变化可谓翻天覆地,多数海岸带防护林林相整齐,宽度和密度达到了建设标准,乱砍滥伐海防林现象得到遏制。

但强力修复的伤口,也留下一些尚未痊愈的伤疤。如,由于全省海防林地75%为村集体所有,又大部分分包到农民、个体户手中,因此如何平衡生态效益与村民、企业的经济利益又成为新的难题。同时,企业造林投入巨大,往往收支难以平衡,造林意愿不高。

问题

拆不掉的鱼塘虾塘?

冯家湾:鱼虾养殖产业侵占海防林,致使生态恶化

文昌市昌洒、翁田、锦山、龙楼、铺前、冯坡等镇共80公里的海防林带生机勃勃。

在文昌市会文镇与琼海市椰林镇交接的冯家湾一带,却有着令人震惊的景象:密密麻麻的海水养殖场横亘在海防林中,一头开在马路边,一头通过进出水管扎向了大海。放眼望去,冯家湾灰色的海滩上,铺设了数不清的蓝色塑料管,一面将海水抽补到各个养殖池内,一面将汩汩废水汇集到粗管中直排上沙滩。废水经年累月排放,将沙滩冲刷出一条条沟壑。据当地干部说,这个景象一直从上个世纪90年代延续到了今天。

海水养殖发展了近30年,是会文的经济支柱,去年总产值6.79亿元,直接解决了6个村委会4334人的就业,间接养活了1.4万人。推动退塘还林工作,并不容易。被问道为何不能彻底退塘还林时,会文镇副镇长洪震无奈地说道。

据悉,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海南沿海农业产业结构出现大规模调整。当时文昌、琼海沿海一带引进企业,带头发展海水养殖产业,渔民、农民纷纷响应号召转产做海水养殖。经过近30年的发展,如今冯家湾已成为闻名岛内外的虾苗谷。当前,文昌会文镇所占湾区的8公里海岸上,共有483家海水养殖场,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一个养殖场纯利润就上百万元。洪震说道。

但虾苗谷光环的背后,是当地生态长期遭受破坏的严峻现实:养殖废水直排入海,导致近岸海域海水富营养化、沙滩盐碱化。

而在琼海,其海岸线200米范围内原本有1990多亩虾塘、鱼塘,自2008年来当地政府开始退塘还林后,已退塘1320亩,超额完成了省林业厅下达的任务,而余下没退的养殖池塘集中分布在长坡镇一带。在冯家湾区长坡镇3.5公里长的岸线上,其沿海200米范围内还存在着186家海水养殖场。

退塘还林工作现在很难推进,因为这些养殖场在《规定》出台之前就已形成规模,现在要拆了,就像砍掉了当地群众的经济支柱,执法遭遇的民间阻力很大,强行推进有可能影响地区稳定。琼海市副市长程江洪皱起眉头说道,罚款容易拆除却十分艰难。

问题

种不活的海防林?

东方:部分地区种植不规范、监管不到位,造成资金浪费

10年前我来东方调研,海岸带几乎被虾塘占满,想找一片完整的海防林都找不到。省人大常委会环资工委委员杨斌笑着说,如今再来看,退塘还林工作做得很到位,新龙镇道达村的海边走了几公里都是宽达数百米的海防林。

但部分地区海防林存在窄带、残带、断带情况。八所镇剪半园村至港门村一带海防林稀疏,最窄处仅有一排木麻黄树,而从八所港到四必村一带海防林,还有多处明显断带;在感城镇温氏养殖场附近海防林带上,也有一处长达300米的断带、残带。

在温氏养殖场附近的这片海防林地,记者现场看到,因为种植批次不同,木麻黄树的长势也高低错落。除了寥寥数棵成熟木麻黄树之外,大部分还是刚种下的及膝高的小树苗。检察人员仔细查看后发现,木麻黄幼苗多数枯萎发黄。

斑秃的海滩,凌乱的碎石,青黄不接的植被,构成了这一片海岸荒凉的图景。

木麻黄是最贱的树种,基本上有点水都能活,树苗存活率低于60%就属于造林失败了,这里补种的木麻黄,活下来的恐怕连10%都不到。省人大常委会环资工委委员李建国一边说,一边试着提起一株枯死的木麻黄苗。结果幼苗轻易就被提起,根部还包裹在黑色的塑料育苗袋里,而树苗离开的沙地上只有一个浅浅的坑。种植深度不足标准的三分之一,怎么保水?树根育苗袋都没撕掉,就像给人头上蒙上塑料袋,能喝水、能呼吸吗?

政府给的补贴资金里面已经包括了种植土、肥料、养护的水成本等,但从种植不规范的情况看来,补贴没有完全用到实处,造成花了大力气,还浪费了国家资金。李建国手心捧着枯死的树苗说道。他建议,种植海防林时要加强技术监督,种植树苗不仅要拆袋,而且要在树苗周边培入更多的营养土、浇足固根水,才能提高存活率。东方市林业部门表示,将继续在断带处补植补种,并套种大叶相思、马占等多个树种,预计今年内将完成断带补植计划。

探索:造林如何兼顾各方利益?

昌江:首创林瓜套种模式

穿行在昌江黎族自治县海尾湿地公园中,连绵不绝的海防林遮天蔽日,树干如大腿粗细,地上堆积的针叶厚可达10厘米。置身林间,连空气都带着清幽的凉意。

昌江用创新的林瓜套种模式,在海尾至新港地区一带超过40公里的海岸,建成了3万余亩参天的木麻黄。

谈起造林的经验,昌江黎族自治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海防林的土地多为农民承包,单凭发动村民力量去造林,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因此在1998年,昌江引进海南西岸乡村庄园俱乐部有限公司,统一开展造林项目。

该公司总经理年慧云介绍,在发现传统种植方式下林木难以成活后,公司摸索出了林瓜套种的模式,引进台湾先进技术及品种,先用大水、大肥的方式在沙地上种西瓜,等瓜苗覆盖了整片沙地后,就将木麻黄树苗套种进去,5个月后西瓜成熟了,木麻黄苗也得以存活,用这种方法种植海防林,林木的成活率可达90%以上。

经过两三轮的套种后,西瓜种植就可以功成身退了,留下一片已被改造成沙壤地的土地和达到了郁闭标准的茂密海防林。按照这样的方式,该公司从村集体、农户手中租地,每年新种1000亩到2000亩。

三亚:推进海防林景观改造

位于三亚东部的国家海岸海棠湾,是国际知名酒店的新宠,也是旅游开发的热土。然而随着酒店旅游设施的建设,当地海防林也遭受一定程度的人为破坏。为刹住这股势头,三亚一方面坚决拆除占用沿海防护林的设施,另一方面,批准海棠湾13家酒店对17个地块、共245亩海防林进行科学补种和景观改造:既保留了海防林防风固沙功能,又给一线海景景观添彩。

目前,海棠湾18公里海岸线,已有1.7公里的海防林带完成了景观升级。其中某酒店前的沙滩上,笔直的椰子树风情万种、茂盛的大叶榄仁提供阴凉、大叶相思将空气中的氮元素固化到砂土中增加肥力、乡土树种琼崖海棠和地锦草牢牢抓住松软的沙地乔灌花木的组合功能互补,丰富海防林的防风固沙功能,也为海边玩耍的游客提供阴凉,而高低错落的树木,也为窗前住客留下了足够观海的视野。

文昌、琼海:将促进产业升级

文昌与琼海相接的冯家湾一带,海水养殖产业与环境保护的矛盾触目惊心。而一刀切式的退塘还林工作已被证明难以推行,如何妥善解决好这对矛盾?文昌市委市政府作出了回应。

据悉,文昌将联合多部门加强打击,严禁新建海水养殖场,控制现有养殖场的数量,引导养殖户进行标准化生产和技术升级,并成立行业协会,严格执行水产苗种生产许可制度及水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管力度,逐步树立会文虾苗品牌。

而正在推进全域旅游建设的琼海,面对长坡镇沿海一带经济发展与环保的矛盾,提出以发展旅游推动解决的办法。琼海市政府代表向省人大代表提议,修改完善《规定》,在不改变林地性质、严格保护森林资源前提下,允许当地政府通过引导方式,采取海防林林地整合、融资等办法,发展林下特色旅游业和种养业,以增加退塘还林后农民的收入;同时建议提高现有的23元/年/亩的生态补偿标准,解决农民怀抱金砖仍然穷的难题。

与此同时,海南省科技厅也在组织编制《会文冯家湾水产种苗产业园区规划》,计划在文昌-琼海冯家湾地区原有产业基础上,建立以热带水产苗种为重点的农业技术高新区,促进产业升级。与产业配套的,是文昌市政府计划投入2.3亿元,在冯家湾地区建设污水处理厂,从根本上解决冯家湾区域环境污染问题。

反思:支持造林力度能否更大?

造林补贴资金审核周期长

海防林建设单纯从技术上来说,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在这个过程多方利益的平衡。这让返程路上的省人大执法组成员和林业厅负责人陷入了沉思。

文昌铺前镇林梧村委会中台村民小组村民刘强,是曾经的西瓜大王,也是如今的造林大户。在超强台风威马逊过境后,刘强带领工人们,新种和补种了近900亩海防林。他算过一笔账,出租西瓜地每年每亩租金至少800元,种西瓜则收益更高,每亩每年至少收4000元,现在改西瓜地为防护林,经济效益肯定要打折的。

在响应政府造林行动后,那些为海防林而退了虾塘、西瓜地的村民,也多半成为了海防林的造林主体。

群众造林有哪些补贴收入呢?首先是由国家和省里两级提供的重点防护林工程中央预算内投资项目资金,这一项资金补贴是600元/亩,另外还有造林后的生态补偿金,是23元/亩/年,实行谁管护谁受益,有时候会作为护林员的工资。

但群众造林后发现,600元/亩的造林资金伴随着层层的审核程序和漫长的等待。

据文昌市人大常委会经济工委副主任杨许海介绍,由于重点防护林工程中央预算内投资项目资金,是以工程管理项目专项资金的方式发放的。因此程序上需要有招投标、监理设计、3轮验收等诸多环节,少则两年,多则三年才会全部拨付完,还要纳税,最终造林的老百姓能够拿到手的,可能就不到400元/亩。

不仅是资金补贴发放程序复杂、周期漫长,面对严格的验收标准,造林户甚至还要自掏腰包贴补。如果碰上干旱天气或者牛羊破坏,幼苗需要种植5次才能存活,按照一亩地种植168棵的密度,要达到成活率90%的验收标准,有时候我们还得垫钱进去。刘强坦言,正是上述种种原因,导致很多群众造林积极性不高。

杨许海认为,有关部门应简化海防林种植资金发放程序,并免去税费征收,让造林农民享受到政策的更多实惠,也提高沿海百姓参与防护林种植积极性。

企业造林经常出现亏损

在昌江,造林企业、海南西岸乡村庄园俱乐部有限公司方面透露,目前公司通过经营其他地区房地产项目来获益,以平衡生态造林工程中不断亏损的状态。

年慧云介绍,林瓜套种模式下,西瓜地一亩投入的成本是3000元。根据市场行情的,西瓜每亩产值从5000元到2万元不等,但是西瓜地最多种三轮就要撤出,否则会影响海防林的继续生长。而海防林则要年年投入资金维护。从1997年开始种植海防林至今,该公司在每亩海防林上的投入积累下来,平均成本达到5000元/亩。

据悉,该企业还在昌江海尾镇建设湿地公园,将在保护生态保护的基础上进行适度的旅游开发,预计2017年完工。

作为全省退塘还林的指挥官和亲历者,省林业厅副厅长黄金城也参与了此次的执法检查。对于今天的造林成果,他认为保护海防林各沿海市县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但海防林建设现状,还与生态大省的目标有差距。

随着经济的发展,会考虑加大海防林的生态补偿标准,鼓励更多农民积极造林、护林。黄金城还表示,当前全省正在推进多规合一建设,海岸线200米范围内的林地也应该纳为生态红线区,以确保在土地性质和空间规划上,不受地方政府规划与开发建设的挤占,现在的海防林不能再新增人为破坏,严格执法,再逐步减量,才能最终彻底恢复完整的海防林。

来源: 海南在线

编辑:林业 本文来源:海南多措并举重建绿化,补贴周期长企业造林亏

关键词: